GOD_GRANDMAloveLOKI

Booom!我炸了。

Skyfall 序 [露中]挖坑中。。 。

由于最近的我非常烦躁和忙碌,所以我打算不要脸地开心坑!!锵锵。

好黑,好冷,我的世界里什么都没有,一片荒凉。
......
光,是光!白色的光芒越来越大,白昼一般照亮我的世界,刺痛我的双眼,我眯缝着眼,过了许久才能慢慢睁开,光芒逐渐平淡,周遭的事物逐渐清晰,有人站在我面前,金色的长发和些许胡茬--
“弗朗西斯,我这次睡了多久?”我向老友发问。
“比上次短的多,才一年而已。”他伸出手扶起我。
“是春天吗?外面真暖和。”我是图开启话题。
“不,你忘记了吗,天堂的中心城四季如春。”
“呃,好吧,我恨冷藏柜。”

尽管这次我只睡了一年,天堂的变化也大得令人惊讶,曾经的中心城区缩小了近一半,学校也不得不迁入新城,我一边走路一边系袖扣。
路过路德维希的教室,他正在给孩子们上战斗课,每次课前都要放那个蠢极了的“模范视频”:画面中的主角握着大天使长剑从静静伫立到出击,反应速度已经超出肉眼观看速度,对着前面的敌人出击,秒杀。尽管血腥的镜头已经被剪掉了,还是有许多孩子叫了出来,大部分是崇拜的呼喊,然后,最令人尴尬的一幕出现了,镜头拉近,给画面中的战士一个特写--黑色长发一脸的冷淡,双眼无神,颧骨上沾着敌人的血。是我。
“王耀王耀王耀王耀”我听见孩子们呼喊我的名字,可是我却感到一阵恐惧和挫败,作为天堂的“终极兵器”,我在执行杀生命令的时候,被强行剥夺了思考的权利。
你能想象到吗?在你自己亲手杀人的时候,你的大脑在冷眼旁观,看电影一般毫无知觉,你的身体却在机械地执行命令。我说,这感觉,简直糟糕透了。
“嘿!耀,跟我来一下。”弗朗西斯在前面的走廊拐角冲我打招呼。
“神神秘秘。”但我还是跟了上去。
弗朗西斯的办公室里。
我的老朋友一脸凝重地看着我,我差点以为是他在我睡过去的时候刷了我的银行卡。
“耀,事情很复杂,我就长话短说了。”他摸摸眉心,焦虑。“他们,呃,你知道,长老院他们,我听说,他们最近打算,打算,呃......”
我从没见过弗朗西斯如此狼狈。“放轻松,宝贝儿,有什么能让你这么不堪呢?”我自信地扯出一个大大的微笑。
“我是说,也许,我听说,长老院他们,他们打算改造你,可能是要完全控制你,连你的正常思维也要剥夺。我不能冷眼旁观我的好兄弟就这么被变成彻头彻尾的傀儡战士。他们甚至给孩子们洗脑,让他们崇拜绝对的‘正义’。这对你不公平。所以,耀,逃走吧,我会帮你离开这里。”
我可以说是出乎预料的平静,这不仅吓到了弗朗西斯,我自己也很惊讶。但是,这一切都似乎合情合理--那些人模狗样的家伙,他们对我做的每一件事我都历历在目恍如昨日。
曾经的我因为年幼弱小,选择了屈服和顺从于权力,现在的我不一样了,我有能力反抗了。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这是濒死挣扎,未来,一如既往的黑暗,深渊一般不可预测。
我冲弗朗西斯点点头:“谢谢你,我猜,你一定想好计划了吧?”
“当然!”他的紫色鸢尾花般的眸子再次闪亮,充满希望。“这个逃跑计划,只有Plan A,没有B--我要把你送到人间去。”
人间可不是一个好选择,换做平日还好,一年前有我参战的清剿战争里,魔界的东、西两个魔王和他们的几个副手都因重伤坠入人间不知死活,搜查科去了几个分队都没有任何结果,今天我刚醒就看见报纸的巨大标题--“天界搜查科再次被打脸:上帝的猎犬嗅觉失灵,整整一年未能完成任务!”
魔王毫无踪影,搜查没有进展,连骸骨都没有找到,人间状态是云里雾里。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人间敌我不明,但至少是个合适的去处。
“不要担心,我花了一年的时间替你打点好了一切:身份,住所,相关证件。只等你动身,我在天界响应你。快走吧,长老院打算下个礼拜召见你,我只能拖到这了。”别看弗朗西斯一到人间出差就成了吊儿郎当的花花公子,办事的严谨和效率值得我信任......我也只能选择信任了。
“呼--”我长出了一口气。
人间,你好,时隔多年,咱们又见面了。

逃亡之旅的第一个朋友圈
弗朗西斯你个混蛋!老子干什么不好非要我去上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的美人哥哥今天也很想你
附图:[W大学校门前冲着镜头竖起两个中指的王耀]

“啊!谢谢你!”我对帮忙拍照的同学说。
“不用客气,请问你是哪个系的?”
“数学系,王耀。”
“好巧啊!我也是数学系的呢!伊万·布拉金斯基,以后会经常见面呢!”
伊万是我此次逃亡之旅的第一个朋友。前途迷茫,但至少还有个人陪我。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