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D_GRANDMAloveLOKI

Booom!我炸了。

Skyfall 四 我也胃疼呢QAQ


那就答应吧

我错过了烟火晚会,也错过了对他的回应,逃一般地回家了。然而伊万执意送我。
胃很痛,很痛,好像打了个结,疼得我一张口眼泪就能掉下来。
“老毛病了,急性胃肠炎,吃药就好,别管我。”我骗他。
“我守着你,今晚我不回去了。”他堵在门口。
“让开,我要关门了。”眼泪已经打转了。
“.......”他没动。
“你走!求你了......”老子是个男的,可是也忍不了疼痛了,痛到窒息,泪水决堤。
不知道他到底走没走,我一头扎进厕所,锁上门,跪坐在马桶旁边开始呕吐,醉酒的人不过也是如此窘态吧。胃里翻江倒海,可是却吐出来一滩亮晶晶、闪着金色光芒的东西--天使力量的本源:光。
怎么会?我不知道自己竟然能虚弱到这种地步--这辈子到达这么惨的境地也不过是天堂内战时手刃上届暴走的人形武器“路西法”之后,耗尽所有力气的我瘫倒在地,发现从伤口流淌出来的,已经不是血而是圣光了。
冰冷的地砖使我冷静了下来,我盯着可怜的圣光看了几秒钟之后,罪恶地把它们统统冲到了下水道里。
愿主原谅我。
尽管我能意识到自己是晃晃悠悠地开了门但我还是不能控制自己发软的腿脚,刚打开门,就跌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天!真舒服,大概这就是梦想乡吧!)......
他没走,伊万他还在。(这种羞耻的喜悦感到底是什么鬼)
“耀,你还好吗?我们去医院吧......”
“不要,我不去,我躺一会儿就好了。”
“嗯......那你如果很难受就告诉我,我带你去医院。”
“嗯~”我被伊万抱着,跌跌撞撞来到卧室,一头扎进被子里。虚的很,我知道自己现在虚的很,如果有人趁这时候偷袭一下--比如搜查科或者是那天的两只恶魔,我可能就真的灰飞烟灭了,这只是个开始,还不能结束......
“万尼亚,不要走,陪我。”让伊万留在我身边是最好的选择,因为我只有他。我把自己裹在被子里,希望他看不见我发红的耳根。
他几乎是用我听过的最欢快的语气回答说:“好!你睡吧,我陪你,不走。”
也许是累了,也许是这句话真的有魔力,我闭上眼睛就进入了梦乡。

不过三天,我就痊愈了,身心痊愈。我只有两个想法:1.我病好了,不能总粘着那只北极熊了。
2.去他妈的一切,老子大不了一死。

照例每日晒太阳的时候,伊万又问起那天晚上他对我说的那句来。
“想知道小耀对我的感情。”他很认真。
“万尼亚,你喜欢我吗?”我懒洋洋地问他。
“喜欢,当然喜欢。可是,如果小耀不能接受,我们也可以像原来一样当朋友的......”他的声音越来越小。
“听着小伙子,喜欢我代价很大--我脾气不稳定,身体也不稳定,况且--我可能会不辞而别,人间蒸发,叫你永远找不到我......你还会坚持当初的想法吗?”我转过头看他,他的眼神却异常坚定。
“当然--因为除了爱你,我别无选择。”伊万眨眨眼睛,绽出一个巨大的治愈微笑。我感觉我的心脏仿佛漏跳了一拍。
“所以,小耀的回答......”
“嗯哪呗......”
“诶?什么?”
“我说行......”
“没听清。”
“你烦不烦啊!”身体不由自主地动了起来:我一把拽过伊万的衣领,狠狠地用嘴唇重压了一下在他的脸上以作回应。
伊万愣愣地看了我几秒,随即坏笑着说:“小耀你不懂kiss吧?那个不叫kiss哦~这个才算......”于是我就看着伊万的脸贴了过来,而自己却没能有任何抵抗。

作为一个连路德维希都要畏我三分的、名利双收的天使,我被在人界碰见的第一个小怪物给收服了,这让人很不爽。可是没办法,我开始相信命运的安排了。
确定关系的第三天,我就搬到伊万家跟他同居了。进展太快了,伊万的作风,可是我喜欢。
生活慢慢平淡,弗朗西斯那边也没什么动静,仿佛搜查科放弃了对我的搜寻,两只恶魔也毫无踪影。可是,那天洗澡时,我摘下戒指,变成光环,我突然发现,光环上,有一些细微的变化--有一些可疑的黑斑。奇怪,擦不掉。心里并不踏实的我睡得很千万,第二天早早就醒来了。其他的事情暂时都还没有异样,于是,我只得先把这个现象列在有待观察阶段了。

评论(8)

热度(13)